首页 女尊王朝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2457章 别想跑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110 Jun 1, 2021 12:26:15 AM
    沈清容见妹妹一帕笑语盈盈的样子,心中更是难受,她现在根本就是恨及了景哥儿,她正在气头之上,怎么可能还能去救人?
    待是沈清辞离开了之后,沈清容直接就去了卫国公府,景哥儿就跟一只鹌鹑一样,缩头缩脑的,她直接上去就给景哥儿一巴掌。
    景哥儿一愣,然后没头没脸,沈清容将他当成狗一样的揍着。
    她实在是太过失望,失望的已然都是想要跟大哥断了关系了,哪怕她明知道,这不关大哥的事情,可是谁让大哥对于林云娘如此的纵容,明知道她是什么狗性子,还将两个孩子交给她抚养。
    现在好了吧,林云娘卷了府中所有的银子跑了,留下了这么两个,一个没出息没本事,一个没本事有心思,却只是想着对付自家的亲人。
    “姑母……”
    景哥儿抱着沈清容的腿,哭的也是没了下气,他这些日子都不知道怎么是挨过来了,他真的感觉自己的就跟一只老鼠,天天都是缩在黑屋子里面,就连光也都是见不得。
    他就是惹人嫌弃的跳蚤,人人喊打的老鼠。
    而他甚至都是不敢见几个表弟,就怕看到他们眼中的不耻还有鄙夷,而确实就是如此,宇文谨从进来,到了现在,就没有多看景哥儿一眼,也是因着有这样的表弟,而感觉丢人现眼。
    沈清容嫌烦的直接就一脚踢了过去。
    景哥儿吓的缩在那里不敢动,如此的没有出息的样子,沈清容就连再是抽他一巴掌的心思都是没有了。
    “你是沈家人,能不能硬气一些,去认错,去认罚啊,沈家人哪个是怕死的?”如果怕死,沈定山怎么现在都是一把年纪,可还是带兵出征,她的二儿子,胆子也不是太大,可是还是跟着外祖一起,一呆就几年。
    她妹妹的长子,才是十余岁的年纪,就敢去其它几国买粮救民,二儿子还有她的小十,会千里迢迢的给外祖送粮食,烙宇逸一人救了一城之人,而那时那城中,还有着瘟疫。
    可是景哥儿怎么跟只耗子一样,缩在自己的窝里,就连光也都是见不得。
    宇文谨翻了下白眼,几乎都是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烫,因为这个无耻的东西,竟是与自己有着血亲的亲表弟,他外祖这一辈子的名怕,都是被这个没出息的孙子给败光了。
    “谨儿,我们走。”
    沈清容咬牙的喊着儿子的名子,她怕自己现在的若是不离开,一会真的会提把菜刀过来,然后将这个侄儿直接就给剁了去喂鱼。
    宇文谨连忙过来,也是扶住了沈清容。
    沈清容用力的长吸了一口气,然后向着门口走去。
    晖哥儿连忙也是追了上来。
    “姑母……”
    他苦着一张脸,还未到了二十的年纪,可是腰却是已是弯了起来,好像也是长了几根白发,才是二十来的年岁,怎么就能老成这样的?
    沈清容见着这样的晖哥儿,心中又怎么能舍得?
    林云娘那个无耻的东西,自己一拍屁股到是跑了,只是留下了这么两个,一个蠢,一个笨。
    她到是一走了知,却是苦了晖哥儿这个孩子,这孩子虽然不是个太聪明的,可是心却仍是憨厚的。
    小小的年纪,怎么的就能苦成这样的。
    “姑母……”
    晖哥儿再是喊了一声,“求姑母了,他还小,他也是知道错了。”
    沈清容笑的真的比晖哥儿的脸都是苦,“我家小团子都是知道的道理,他为何不知?小团子那么小,都是知道,要将好东西,给长辈留着的,有我们的份,也有他姨婆的份,还有,知道错了,你看看他。”
    沈清容伸出手,指向里面,“他那样像是知道错了吗?”
    “他有说过一句,我错了,有过想要道歉的意思,他现在怕成这样的,只是因为你们的祖父要回来了,你们都是在祖父身边长大的,莫不成还不知道你们祖父的脾气,他不是知道错了,而是怕死。”
    “姑母……”
    晖哥儿再是跪在了地上。
    沈清容在他面前蹲下了身子,再是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面。
    “听姑母的话,你好生的看着他点,等着你们祖父回来,你们的祖父打就让他打,杀也是让他杀,千万不能让他逃出去,或者,你帮他的逃出去。”
    晖哥儿的身体一僵。
    他确实就是打了这样的主意,若是姑母这一条路走不通的话,那么他就要想些办法,将景哥儿送出去。
    “你最好不要走这条一路。”
    沈清容沉起了脸,也是警告着晖哥儿。
    “你若是现在让他走了,你祖父和你父亲哪怕是追到天涯海角,都会将他找出来,而后他就算不死,也都会被打残。”
    晖哥儿低下头,双手也是握的十分紧。
    因为他知道,沈清容所说的,是事实。
    不管是沈定山还是沈文浩,确实都会如此做。
    “那姑母,我要如何去做?”
    晖哥儿现在的也是六神无主,他确切的也是需要别人对他指点一二,他想不出别的办法,他也是没有一点的主意。
    “什么也不用做。”
    沈清容摸了摸他的头发,“你本是天生的将门之后,理应保家卫国,忠贞不二,可是你那个母亲,却是将你们拘于了这个京城当中,成为了这个京城当中平庸的世家子弟,可是我相信,流有沈家人的血脉的你,哪怕不是将门之才,断也不是那些常人可比的,沈家人坚毅,果断,不管是男女,都会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错了就是错了,对了就是对了,晖哥儿,人生在世,除了你的孝道之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去做,莫要将自己真的活于这一府之中,男儿志在天下,理应也是心怀天下,你的心胸有多宽广,自然的,眼界也便是有多么的宽广。”
    “这一次,你并无错,等你祖父与父亲回来,你便老实的交待,这样或许……”
    沈清容其实心中并没有多少底,沈定山一直的带兵出征,端的一身的血气,也是一个粗人,她其实也不知父亲会如何去做,只能是待他回来,再是想办法,保住景哥儿的一条小命。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