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尊王朝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2458章 薅毛毛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Aug 6, 2021 7:25:37 AM
    “我会找你小姑母,也是让她求情的。”
    沈清容叹了一声,哪怕再气,最后还是心软于这个孩子,他其实无错,错的都是他的那个娘,留下了这么一个烂摊子,给了这么一个还是没有经厉过太多事情的孩子。
    尤其被教成了如此没有主见,也是没有本事的孩子。
    “小姑母,她会同意吗?”
    晖哥儿都是对沈清辞不报任何的希望了,她真会同意吗?
    沈清容难受的笑着,可是笑的心头酸涩无比。
    “你的祖母当年为了救我与你父亲,最后才是流落在外,留下你的小姑母便是走了,而现在你的姑母,却要如她娘一样,为了你们而拼了性命。”
    “她不是不同意,而是她不论如何,都会保了你们的命,哪怕你们的那个娘,曾今差一些害了她的命。”
    晖哥儿突是感觉一股难受从他的鼻子而酸,最后都是汇于了眼角。
    “姑母,晖儿知错了。”
    沈清容再是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我知你是好孩子,若是景儿也如你这般便好,但是他实在被你母亲教坏了。”还是说,这是林云娘身上的血,压住了他们沈家人的正直与坚毅吗?
    “我会教好他的。”
    晖哥儿知道景哥儿不是东西,可那是自己的亲弟弟,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沈家就只有他们两兄弟的。
    “你自己好自为知吧。”
    沈清容站了起来,也是让宇文谨扶着自己走。
    而沈清容抬起脸,怎么的都是感觉自己的背,都是要有些挺不直了。
    “谨儿,你母亲是不是老了?”
    “不老。”
    宇文谨笑道,“母亲可是今日没有照顾过镜子,母亲仍是如谨儿幼时一样的年轻美貌,母亲头上可是没有一根白发,脸上也是没有什么皱纹的。”
    “这个老字,母亲日后可万不能说,若是被那些婶婶们知道,又说母亲在装老了。咱们年轻就是年轻,虽是比不了姨母那种妖孽般的逆行生长,可是母亲却也是比之您本身要年轻十余岁呢。”
    沈清容听着儿子这么一说,不由的也是轻抚着自己的脸,果然的,这触手的,是一片滑腻的肤质,足见她还是年轻貌美的,没有被那两个不成器的,给气的变老,若真是如此,她想她可能还真的会一辈子也是不想见他们了。
    “姨母真的会帮他们吗?”
    宇文谨想着此事若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没有拿刀去砍,已经是理智了,若还是会求情,他定是做不到。
    “你们的姨母……”
    沈清容还能不了解那个妹妹吗,“她嘴上说的再是重,可是她却是最心软的。”
    而此时,她口中那个心最软的,正在帮着两只狐狸梳着毛,到了这两只换毛的时候了,哪怕是尊贵如雪狐,可也是没有办法阻止,季节的更替,还有它们身上这种开始掉毛毛的命运。
    而坐在她对面的,则是三张长的极为相似的脸,其中两个长的简直一模一样,就是一个的冷上一些,一个眼角与眼角自然上扬的,这定是一定爱笑之人。
    此时,他们三个都是端坐于沈清辞面前,都是看着沈清辞给狐狸梳毛,梳完小的,再是去梳大的,哪怕都是坐了大半个时辰,他们还是维持着一模一样的动作。
    而此时,就在外面,探出了两颗小脑袋。
    “哥哥们在做什么?”
    月月小声的问着秋天,“为什么不一动不动?”
    “他们一定是在同姨姨玩。”
    秋天点着自己的小脑袋,一幅我就是猜对了的模样。
    “大哥哥是真的。”
    月月嘟起了小嘴,“另外的两个哥哥是假哒。”
    “恩恩。”
    秋天再是点头,今天她啥也没有做,都是用来点头了。
    而此听着两个孩子童言童语的烙家另外两个兄弟,表情都是快要崩了,他们再是怎么样,那也都是有血有肉的吧,这身上全是软的,也是能呼气,哪里像是木头做的?
    “我想去摸摸。”
    秋天咬了咬自己的小手指。
    “我也想。”
    月月也是好奇无比。
    “我想有个木头做的月月。”
    两个孩子相视了一眼,两双眼睛都是在放着光。
    她们跑了过来,然后站在烙宇悉与烙宇逸面前,伸出小手指戳了一戳。
    软软的。
    烙宇悉无奈任着两个小不点扯着自己的头发,若是别人,他早就一脚踢过去了,可这是两个小娃娃,他可不敢踢,他敢踢一下,他娘会踢他十下。
    再说了,他可是大人,大人怎么可能同娃娃计较的?
    就是,这能不能别揪他的头发了,这娃娃小归小,抓起人来挺是疼的
    而他实在也是忍不了的直接就伸出手,将娃娃抱了起来。
    秋天张大了小嘴。
    “月月,哥哥是活着的。”
    烙宇悉差些吐血。
    他本来就是活的,她们哪只眼睛看出来他是死的,他如此英俊又是潇洒的美男子,这年纪小小,眼神先是不太好了。
    秋天又是用小手摸着烙宇悉的脸,捏了又捏的。
    然后她突然奇怪发现了什么?
    “月月,有两个大哥哥。”
    “是二哥哥。”
    烙宇悉戳戳秋天软呼呼的小脸,对于长青叔新收养的小闺女,第一眼见到也是喜欢的紧,他们家中就没女娃娃,这既是长青叔认下的女儿,还是她母亲捡到的,那就是与他家有缘的。
    他娘喜欢,他自然的也是喜欢。
    月月见秋天被烙宇悉抱着,自己也是扁着小嘴巴,不时的控诉的看着烙宇逸,一大眼睛里面的可怜,谁都是看到清。
    烙宇逸无奈的,也是伸手将这个小家伙抱了起来。
    小家伙这才是高兴了。
    而沈清辞仍旧是两只狐狸梳着毛,不出一会儿的工夫,就梳出了一大团的白毛。
    “娘……”
    烙宇逸忍不住了。
    “恩?”沈清辞掀了下眼皮。
    “何事?”
    “娘,将这些狐狸毛给儿子如何?”
    烙宇逸才是的得了一张方子,若非为了这些狐狸毛,他可能现在还不想回来,可也就是因为他提前的归京,所以才是知道此事。
    当然事归是事,可是狐狸毛,他却是非拿不可的。
    本身他还想着,待是回来,就将烙白与年年剃光的,反正它们的身上的毛,总归的也是可以长出来,还是长的很快。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