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尊王朝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2470章 你走吧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Aug 6, 2021 7:25:37 AM
    而后,两月已过,他们也是到了长临境内
    马车顺利的,进到了他们在长临的那间宅子之内。
    宅子已是翻次了几次,长临此地长年寒冷,所以这里的房子,时常都是要翻修,才能保证其间的保暖性。
    而且这宅子也是有着几分朔王府的味道,外面朴实无华,内里的格局,却有五分相似。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个,年约二十余岁的年轻女子,并没有一丝女子的弱质之感,只有一种英气,气势也比一般的男子要强。
    “过来,见过你们莫姨。”
    沈清辞喊来自己的几个孩子。
    烙宇萧几个很有礼貌的,向着莫离行礼问好。
    莫离悄然打量他们,离上次见面,到也是有些久了,到都是长大了一些。
    而她的视线不由的再是落在了果儿身上,小郡主同夫人长十分像,现在都是很像,而她再是一见沈清辞的这张脸。
    还是长长吧,不然的话,沈清辞这张脸,真不能当娘了。
    沈清辞让人带着几个小的下去休息,果儿都是困的在揉眼睛。
    “三哥……”果儿拉住了烙宇逸的袖子。
    “怎么了?”烙宇逸眼睛温温的望着妹妹,眼波流转间,也是一片的繁华似锦,就连果儿这个当妹妹的,都是暗叹受不了,还好是自己的亲兄长,若是换成了别人,她都可以撞树了。
    而她现在真的同情她未来的三嫂了。
    到底要长的多美,才能不被三哥给比下去来着?
    “三哥,我要听清心音了。”
    “好,烙”宇逸轻抚着妹妹的发丝,“三哥帮你弹清心音。”
    “谢三哥。”
    果儿高兴的用小脑袋蹭了蹭烙宇逸的胳膊,三个哥哥都是长的好高,就只有她小小的一点,爹说,她像娘,也是长的慢,可能长到十七八岁,才能再是长的大上一些。
    “走,三哥背你。”
    烙宇逸转过了身,也是蹲下身子,要背妹妹。
    “不要不要。”
    果儿可是不敢让恍若嫡般仙般的三哥背她,她一下子就跳到自己二哥的背上,“二哥背果儿。”
    “好。”
    烙宇悉揪了揪妹妹的头发,“二哥来背我们果儿。”
    而烙宇悉现在心中可是有些难受,怎么办,妹妹还是长的太快了,今年已有十六了,已经是及笄的大姑娘了,他们的妹妹还能在他们身边呆多久,怕是马上就要成为别人的了。
    而他们这几个当哥哥的,生生错过了十几年的时间,妹妹长大都是不在身边守着,这好不容易从四休出来,妹妹却又要成为别家的了。
    想想,怎么就这么不舒服来着?
    烙宇悉背起了妹妹,烙宇逸不由的轻摇了一下头。
    当然他也是走在烙宇悉身后,还没有忘记,他妹妹要听清心音。
    “叽叽……”
    烙白在他的肩膀上方跳了起来。
    “放心,”烙宇逸伸出手摸摸它的小脑袋。
    “过几日,我们便是去雪山,到时再是带着你去找你娘,你这小狐狸到还记着家的,我以为你都是忘记了。”
    “叽……”
    烙白高兴的再是跳了一跳,不时舔着烙宇逸的脸。
    烙宇逸紧跟上了烙宇悉,离开了此地。
    “公子们与小郡主感情很好。”
    莫离回过了头,对着沈清辞道。
    “他们的感情一直很好。”
    沈清辞其实也有些舟车劳顿,不过她到想同莫离多说上一会儿话,都是几年未见过了,虽然不是沧海桑田,可也仍是变了更多。
    走吧,给我讲讲这里的事情。
    沈清辞转身走进了室内,莫离也是紧跟在她身后。
    莫离将账本拿了出来,放在了桌上。
    这是一品香这几年间的账本,都是在此。
    而沈清辞却是未翻过一下。
    莫离坐在一边,将这几年间的事情,逐一的都是讲给了沈清辞听,莫离不是废话之人,所以能不说的,便不多话,这一点到是与从前的她,没有多少变化,仍是少言寡语。
    时间能改变很多的事情,尤其是十几年的时间,足矣让孩童变成大人,也足矣让年少的少妇,变成了婆婆,可是唯一不会改的,可能便是一个人的本性。
    本性在心,本性也是在魂。
    “说完了?”等到莫离终是不再出声之时,沈清辞这才是问着她。
    “恩,说完了。”
    莫离端坐于那里,也是目不斜视的任沈清打量。
    沈清辞身边已经有了四个优秀的孩子,可是莫离却仍是从前的莫离,不管是外表,心境,还是其它,似乎从未变过,就连她自己,也仍是一人独身而过。
    “莫离,你给我拿一百万两的银票过来。”
    沈清辞对着莫离吩咐了一句。
    莫离站了起来,直接便是拿了一百万两的银票。
    而后她走了过来,将银票放在了桌上。
    沈清辞将银票拿了起来,比对过了上方的数字,然后她在莫离的面前摇了摇手中的银票。
    “你说,这些够花多久?”
    花多久?莫离的唇角轻抬了一下,“足可以令一人花上两辈子了。”
    一百万两银子,太多了。
    一百两,都是够了一般人家一生花用,更不要说一百万两。
    沈清辞将手中的银票再是放回了桌上,而后向着莫离面前轻轻一推。。
    莫离不明白,她这是何意?
    “莫离,拿着些银子,你走吧。”
    沈清辞说的很认真,很轻,也是很重,当然也不是什么玩笑之意,沈清辞不爱开什么玩笑,这一点莫离应该很清楚才对。
    “走?”莫离微皱起眉头,也是望向桌上的那些银票。
    她要走去哪里?
    “你走吧。”
    沈清辞站了起来,再是平了平自己衣袖上面的折子,而后她抬头,也是望着远处那一片连绵的雪山,这些年间,可能没有变的,便是它吧。
    “莫离,”沈清辞没有回头,却知她在听,她也是在考虑。
    “不是每一人都是可以受得了等待,等得了一句等待。”
    “他已是为你守了十年,没有成亲,没有生子,顶着各方的压力,一个人的一生,不过就是短短几十年,不管你前面是为了什么而活,后面的几十年为自己活吧。”
    莫离拿起了那些银票,而后她握紧了自己的双手,突的,她膝盖一弯,也是重重的向沈清辞磕了一个头。
    她没有说什么,其实说什么也没用。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