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尊王朝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2472章 你可如旧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Aug 6, 2021 7:25:37 AM
    其实就连他自己都是不相信,自己可以竟是可以痴情到了此处,可是他却真是做到了,或许他说这么一个情种吧。
    以前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喜欢的,会是那种温柔似水的女人,说话软性子更软,走路也是一步三摇,是时时都需要男人精心呵护的鲜花。
    可是他也没有想过,自己最后最讨厌的,却是成了这种一步三倒的女人,反而是衷情于那个几次对他动过杀心的母老虎。
    更甚至为他一生不娶。
    人这一辈子还是需要好好疯上一次,而他疯了,做了,坚持了,他便无悔了。
    “谁?”
    他突是坐了起来,一把拉开了帘子,而后竟是闻至到了一种熟悉的香味,那种有些冰冷,也是有些冰凉的香。
    他这一辈子只在一个人身上闻到过。
    “阿离,可是你?”
    连忙的,他站了起来,就怕这会是自己的梦,可这这不是在做梦吗,若不是梦,那么告诉他,为何他竟会闻到莫离身上的香?
    还是这般的明显,又是这般清楚,更甚至也是真实。
    只是很快的,他就摇头苦笑了,或许他真的就是有些走火入魔了,可若真需如此,他才可以见到莫离,那么疯了又如何?
    千子尘。
    突然而来的声音,让他的心不由的一震。
    他缓缓的抬起了头,看着不知何时站在此处的莫离,这就是莫离,他不会看错,他每日都是日思夜想的莫离,十六年,她没有一丝的变化。
    “千子尘……”莫离将自己的包袱丢到了一边。
    “我来了,你可是变过?”
    千子尘突是感觉自己的眼眶一酸,两行清泪也是瞬间滑落。
    相思相见知何日?
    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沈清辞突是睁开了双眼,外面有着一缕清心弦音,也是入她耳中,平她心思,安她魂魄。
    烙宇逸的手指按在了琴弦之上,一挑,一按,一拨,便有如流水般弦音而出。
    清心音不讲技法,只谈心。
    无情之人不弹。
    没有悲天悯人之心不谈。
    相貌丑陋之人,也是不谈。
    这一曲清心音,至今炎上,无几人可学成。
    前面几条到也是可以理解,可是后面这个相貌丑陋之人,便有些不合乎逻辑。
    莫不成这曲子还有灵不成,长的丑了,它不愿意?
    可是似乎便是如此,也有别人学过这首曲子,可是弹出来的却总是少了一些什么?
    可能少的便是那么一丝一缕,所以所弹出来的曲子,也是少了一些灵动,没有清心的效用,那么这曲清心音便是败了。
    可是烙宇逸这一曲清心音,还真的就是清心明智,再是暴躁的人听过了这曲之后,便会心生安宁。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烙宇逸将双手放在琴弦之上,他抬脸,半张的面具,仍是挡不住住他一身的风华。
    “娘,可是安宁了一些。”
    烙宇逸走了过来,也是坐在沈清辞面前,再是拉过她的手腕,替她诊着脉。
    从脉相上看,娘的身体还好,而不好只是心情,莫不是就是因为莫姨走了的原因?
    “无事了。”沈清辞辞吐出了一口肺内的烛气,再是摸了摸儿子的发丝,这头青丝,简直比起果儿的头发都是要软,也都是要顺。
    而她再是一见烙宇逸的长相,便是知道,当年的老朔王妃,又是怎么样的一种风华绝代了。
    “娘,我今日可是得了一则消息,您是否要听?”
    烙衡虑问着沈清辞,仍是温文尔雅的少年郎,风华无双。
    “恩,说吧。”
    沈清辞将自己的身体向后一靠,到也是想要听听,烙宇逸要说些什么,不过从烙宇逸口中出来的,定然不是平凡之事,,无下事如此之多,他不会什么都是说给她听。
    烙宇逸微一笑,声音徐徐如风一般,干净的令人都心情舒服。
    “听说百楚千家的家主,将家主之位传给了自己的一位堂弟,不日前离开了千家。”
    “他到真的可以放下。”
    沈清辞听罢,心中的那些烦燥,到也是缓了一些。
    她就怕千子尘会对莫离不好,也是怕自己所做的决定,最后非但没有让莫离无悔,反而是令她半生悔恨。
    不过这一次,果真的,她是看走眼了……
    “你们什么时候上山?”沈清辞问着儿子,这几日天气不差,到也是一个上山的好天气,不然可能还要等到更久,她在雪山当中,呆了两月时间,对于那里的天气,虽然不能说摸到八成,可是五成却是能有。
    现在那边应该风雪不大,所以他们山上的话,相对而言,要安全的很多。
    几个孩子武艺都是不俗,应该也不会有事。
    这是他们娘走过的路,他们几个人自然的,也是好好的走上一次才行。
    “三日后,我们便会上山。”
    烙宇逸说完,一只小白狐狸便是跑了过来,也是跳到了他的怀中。
    “不去,它会天天吵我。”
    “叽叽……”
    小白狐狸撒娇般的不时舔着他的手指,对他十分的亲近,而有时沈清辞都是在想,莫非这长的好看的就是占便宜一些,年年也就算了,反正家中的人,它都是喜欢,可是烙白这只狐狸对烙宇逸最是亲近,可是对于她其它的几个孩子,却又有些傲娇。
    可以抱,可以玩,可是却绝对不会将你跟来跟去。
    烙宇逸指了指自己的肩膀,小白狐狸连忙跳上了他的肩膀,还将自己的小尖嘴挨在了他的脸上,任谁都可以感觉到它的喜悦出来。
    “娘,儿子先是下去了。”
    烙宇逸站了起来,也是抱走了自己的琴。
    “恩,去吧。”
    沈清辞轻摆了一下手,也是让烙宇逸出去,她有些困了,所以想要好生的休息一下。
    烙衡虑去忙着一品香的事情,没有莫离,这里还需要几个人才行,可是再也不可能会有另一个莫离了。
    这里何止少了一个莫离,还少了被偷去的,那些无法找回的时间。
    等到烙衡虑回来,沈清还是有些提不起气,她想莫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