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豪门 时总宠妻超无敌

第1317章:番外厉瓷篇:司总又受又缺心眼!

时总宠妻超无敌 东媛 Jun 11, 2021 6:58:54 AM
    画风转的太快,梁瓷表情懵懵的。
    真是好可爱的姑娘,羽川·芹稀罕的揉揉她的小脸,“没办法呀,他那时候毫无征兆的喜欢上了洛洛,整天跟时崇斗的你死我活,那画面,啧啧啧,别说我会误会,要是你看了,你也肯定误会。”
    “还有那个周青乔,你前一阵都看见了吧,那小子总缠着明厉,孩子是好孩子,直不直就不一定了。”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跟梁瓷讨论这种问题。
    梁瓷懵了三秒,突然笑起来。
    “姑老夫人,你好有趣呀,什么都懂!”
    羽川·芹得意洋洋:“那是!”
    一老一小捂着嘴哈哈大笑,司明厉站在门口听了半天,听到笑声才敢松神,敲了敲门进去。
    “吃午饭了。”
    才十点五十,吃什么午饭,一看就是进来抢人的。
    羽川·芹没好气,“怎么,我一把年纪了还能把小瓷抢走不成?
    小气鬼!”
    司明厉冷漠脸:“不怕你拐走,怕你嘴上没把门的。”
    话音落,羽川·芹和梁瓷互看一眼,又一波哈哈大笑。
    司明厉皱眉:果然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吗!“梁瓷。”
    他叫女朋友全名,“跟我来一下。”
    “哦。”
    梁瓷起身。
    “你怎么那么听他的。”
    羽川·芹拉住小姑娘,一脸护犊子的冲着司明厉,“我走,给你们腾地方,我警告你哈,少冲小瓷用你总裁吩咐下属的口气,再被我抓到一次,大耳刮子抽你。”
    司明厉:“……”羽川·芹冲梁瓷宠溺的笑了笑,起身走了。
    司明厉看向梁瓷怀里的盒子,这个盒子他知道,他小时候,司泰不止一次跟他嘟囔过。
    “你奶奶有个很值钱的首饰盒子,妈的,全给你姑姑那个小贱人了!”
    以前被骂“小贱人”的人,如今第一个真心承认梁瓷。
    司明厉笑笑,走过去看了看,说:“不止姑姑这一份,还有我的,我的全部都是你的,还有我爸和我姑父。”
    梁瓷说:“可我不需要很多钱。”
    司明厉:“你需要,做我的女人,除了被爱,钱和地位一样也不能少。”
    梁瓷微笑:“原来司总这么霸道总裁。”
    她低头摸摸贵重的盒子,说:“我有姑老夫人和你的就够了。”
    “不够。”
    司明厉把人拉起来,盒子放一边,亲昵的抱住她。
    “我爸手里没钱,但他有块值钱的地,羽川·浔也没钱,但他有座山,是年轻时候为了给我姑姑种桃树买的,我通通都要来,全给你。”
    “我想把全世界都给你。”
    梁瓷笑着,感动的回抱他,然后想到什么,抬头问:“你是gay吗?”
    司明厉:“?”
    梁瓷一本正经:“姑老夫人说你可能是弯的,毕竟跟时先生和周先生相爱相杀过。”
    “你是双性恋吗?”
    “双性恋个逑!”
    司明厉低头咬了她一口,“我是直的!不信你验验?”
    “嗯?”
    司明厉拽着梁瓷的手,往下……梁瓷大叫:“啊!大流氓!”
    司明厉和梁瓷恋爱了,没有对外公布,只有家里人知道,除了家里人,汪喆是第一个知道的。
    因为他发现,总裁实在是越来越骚了。
    “在做什么?”
    开会中,司明厉都没闭麦,突然来这么一句,人歪在椅子里,拿着手机,笑的一脸荡漾:“有没有想我?”
    汪喆汗都下来了,赶紧闭麦,线上宣布会议暂停五分钟。
    司明厉当然在跟梁瓷打电话。
    这会儿早上八点半,梁瓷鲜少的睡懒觉,这会儿刚醒。
    “在被窝,还没来得及想你。”
    司明厉微微有点不高兴,但一秒就好了:“现在开始想。”
    梁瓷躲在被子里,很困,声音弱弱的:“先生,你有点缠人。”
    司明厉以为听错了,看看手机,不可思议的说:“你嫌弃我?”
    “嗯。”
    “……”总裁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梁瓷,你把话说清楚。”
    梁瓷睡着了,半天不回信儿,司明厉炸毛:“梁瓷,梁瓷,梁—瓷!”
    “啊!”
    梁瓷被吵烦了,掀被子坐起来,脸鼓的河豚一样。
    “我只睡了四个小时,你是大坏蛋!”
    “都怪你都怪你!昨晚一直缠着我说话,说说说说!好不容易睡着,你又来吵我!”
    “你是小孩子嘛,觉少话多还缠人!”
    “我警告你哦,再打扰我睡觉,不理你了!”
    小姑娘暴走,声音霹雳啪啦的穿过手机,把汪喆都吓的一大跳,司明厉更是从脸黑到脸绿,最后脸白如纸。
    “我、我有那么过分吗?”
    “超—过—分!”
    “……”司明厉舔舔唇,妥协,“那你继续睡吧,我不打扰你了。”
    “嗯。”
    听筒里悉悉率率,像是梁瓷又躺下了。
    “我睡醒会找你,好好上班,不可以走神。”
    “哦。”
    电话挂断,司明厉像个挨训被叫家长,家长来了以后又把他打了一顿的倒霉孩子。
    他被训了,谈恋爱第三天,他被亲女朋友训了。
    “哎……”司总靠在总裁椅里,一筹莫展。
    汪喆大气不敢喘,哆哆嗦嗦的问:“司总,还、还开会吗?”
    司明厉没好气:“不开了,没心情。”
    汪喆战战兢兢:“可夫人不是说要您好好工作,不可以走神吗?”
    司明厉望过来,“你叫瓷瓷什么?”
    汪喆狗腿:“夫、夫人。”
    “啪!”
    司明厉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险些把汪喆吓尿,结果他十分赞同的点头:“这个称呼好,就叫夫人,瓷瓷是我的夫人,我是司总,她是司总夫人,不错!”
    恋爱中的男人甭管多大,都缺根弦,汪喆大概摸清了总裁的路子,补了句。
    “嗯,所以夫人的话司总您要听。”
    “听,瓷瓷的话当然要听,瓷瓷那么乖,说什么都是为了我好。”
    他重新坐直,点开麦克风,一秒总裁气场溢出来:“刚刚说到哪儿了,继续。”
    汪喆:“……”就感觉总裁挺受的。
    一天的工作结束,下午司明厉出公司上车就要回家。
    汪喆提醒:“司总,要不要给夫人买点蛋糕,当作赔礼道歉的礼物?
    女孩子都喜欢吃甜。”
    司明厉看看窗外街角的蛋糕店,“行,买。”
    他把一家店的三十六种蛋糕全买了。
    汪喆:“……”怎么感觉总裁有点缺心眼。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