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现言 顾青栀萧长卿

第502章 十里香

顾青栀萧长卿 锦凰 2196 Jun 12, 2021 8:51:33 AM
    第502章十里香
    “跟踪?”沈羲和黛眉微扬。
    她和萧华雍的人交换实际上很隐秘,萧华雍的人在她出京就跟了上来,在驿站的时候,那人代替她随着宫里的人上了船,而她则是等到了晚间,又跟着另一户入了驿站落脚的官员马车离开了驿站。
    这恰好路过驿站的官员也是萧华雍安排妥当,他们是当真有事,恰好路过驿站,经得起调查,离开驿站之后,墨玉一直跟着沈羲和,她离开官员的马车,墨玉确定四周无人。
    但这些人是离开驿站后不久,就跟上她们,这说明她和萧华雍的障眼法,根本没有瞒过他。亦或是,这个人早就猜到他们会走这一步,故而才会在驿站从日出等到日落。
    除非是笃定他们会走这一步,否则谁会一等一整日,且她离开驿站连面都没有露的情况下,精准跟上来。
    这人到现下依然只是跟着,竟然没有想过要动手,可以断定至少非敌。
    “可有察觉有多少人?”沈羲和问。
    “离得太远,婢子只能猜测或是一人。”墨玉也不确定。
    沈羲和端起茶杯,目视前方,目光幽远:“将他引出来。”
    浅饮一口,不轻不重搁下茶碗,茶碗在木桌上发出低低沉闷的声音,沈羲和唇角微扬。
    一夜好眠,沈羲和与墨玉第二日急忙赶路,她们绕过渭河,路程极远,不能比行船的他们晚太久。
    行了大概半个时辰,沈羲和勒马停下来,看了眼墨玉,墨玉面无表情,只是给了沈羲和一个肯定的眼神。
    沈羲和从马上的行囊里取出一个类似于祈愿要抛上枝头的平安符,扔给了墨玉。
    墨玉接住之后一个纵身而起,一脚落在马鞍上,借力跃得更高,将平安符挂在了一颗极高的树枝上。
    沈羲和抬眼看了看,就扬鞭前行,墨玉稳稳落在马儿上,策马追上沈羲和。
    她们方离去不过一刻钟,一人就驱马过来,停在了树木下,抬头望着高高挂在枝头的东西,略微犹豫了片刻,他纵身而起,身如轻燕,取下了平安符,反复看了一遍,极是普通。
    并未发现异样,他又将东西挂上,立刻骑马追上沈羲和二人。
    及至午间,沈羲和正要用些点心,墨玉进屋道:“珍珠传信,船上遇袭。”
    沈羲和长睫微垂,没有神色变化:“可有伤亡?”
    “陛下之人折损过半。”墨玉回。
    沈羲和抬眼:“缘何如此?”
    祐宁帝派遣的都不是花架子,又是在船上,便是有人能够潜伏上去,人数也应当不多,如何能够轻易就将陛下的人折损一半?
    “这封信,是殿下传来。”墨玉没有回答沈羲和的疑问,而是递上了一封信。
    拆开之后,一展开就是一根青丝先映入眼帘,这是萧华雍独有给她来信的习惯,且现在他这根青丝还侵泡了一种由多伽罗和平仲叶调和出来的香料,寻常人闻不到,萧华雍自己闻不到,唯独沈羲和能够轻易嗅到这股独特的气息。
    两种香料分开之后,各有特色,合在一起,气息略有些怪异,沈羲和实属不喜,但也谈不上厌恶,不过萧华雍喜欢,说什么多伽罗和平仲叶的融合,就是他们二人的气息相缠。
    沈羲和受不了他满脑子的旖旎,却也阻止不了,索性由着他,他现在香汤沐浴,都是这种气息,三五不时要沈羲和给他调配这样的香。
    将滑落到桌子上的青丝小心拾起来,放到随身携带的荷包里,这个荷包装着他们二人相缠的结发,沈羲和这才阅信。
    原来他早就察觉到萧长泰的派人来偷袭的痕迹,且不止萧长泰,萧长泰还与人合作,目的是绑走她,他也借机安排人潜伏着,船上的确没有潜伏多少人,但早有人在海中路径的小岛屿上等待,等到船行到一半,夜间追上来,又有船上的人里应外合,轻易就杀了上去。
    这是铁了心要沈羲和的性命,萧华雍也派了人潜伏在岛屿周边,等着这些人杀到船上,他的人上船之后除了沈羲和身边的人,两方皆杀,制造出了一个乱局。
    最后的结果就是祐宁帝派去的人,还来不及对沈羲和下手,就折损了一半,萧长泰的人全军覆没,萧华雍没有说他的人折损多少,想来也不会全身而退。
    说完正事儿,萧华雍又是一整片,单独写了一整页的相思之情,信末才仿佛临时想起,添了一句步疏林无碍。
    沈羲和看到最后,莫名就忍不住摇头失笑。
    “萧长泰倒是有几分本事,竟然能够寻到合作之人,胆敢与他一道谋刺太子妃。”沈羲和脑子里迅速滑过诸位皇子的面容。
    这个时候杀沈羲和,无疑是将祐宁帝视作顶罪羊,敢公然陷害陛下,没有几人有这个胆。
    不过陛下开始怀疑萧华雍,其他皇子应当也开始怀疑萧华雍,无论萧华雍是不是真的韬光养晦,先把人拉下储君之位才是首要,挑起帝王和储君的对立,无疑是最好的法子。
    做这等事情,必然是有心皇位。
    除了十二皇子燕王萧长庚,人人皆有可疑。
    以萧长卿的行事之风,是不屑与萧长泰联手,萧长卿的态度代表着萧长赢的态度。
    剩下的就是二皇子昭王萧长旻,和八皇子景王萧长彦最有可疑,就连背后有个李燕燕的萧长瑱也不能被排除。
    这三人,萧长旻与李燕燕都有可能做这等事,景王……沈羲和倒是知之不祥。
    思虑了片刻,沈羲和便转头问:“我们入店可有半个时辰?”
    墨玉颔首。
    沈羲和把信收起来,推门出去,她在走廊上,一间间屋子的门外走过,最后停在了与自己房门斜对,隔着中间挑高的楼,最远的一间屋子门口停下,给墨玉一个眼神。
    她偏身让开,墨玉一脚踢开房门,拔剑冲了进去,屋子里的人戴着幕篱,与墨玉交锋起来。
    沈羲和在平安符上抹了十里香,十里香由一种极其持久的花香调制,经久不散,十里之外也能追踪。
    这人被墨玉挑开了幕篱,露出了面容,竟然是萧长赢!
    ?  ?今天把这个月大致的事情都忙完了,余下的时间除了复健没有什么大事,尽量在端午节把这个月的小爆更给更新了,月更不会低于十五万字,当然也不太可能高于十八万字。
    ?  
    ????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