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小说 穿书后,我靠偷亲反派续命

第25章 不受控制地瞟他

穿书后,我靠偷亲反派续命 暖风来 2065 Sep 22, 2021 4:41:11 AM
    视线掠过许轻轻时,两人对视了一秒。
    他愣是从许轻轻那张惊讶的脸上,看出了一点嫌弃的意味。
    这让他更火大了,几乎是气急败坏地吼道:“老子正在长个子,没吃饱怎么了?”
    许轻轻:“……”
    就这个头还要长,怕不是要把天给戳破。
    “饭盒只能装这么多米饭,要不明天我把电饭煲拿过来?就放在宿舍里煮饭,这样霖哥添饭也方便。”
    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在宿舍里煮饭,她还能省点电费呢。
    盛霖勉强“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宋江想说什么最终还是给咽了回去。
    以前也没见霖哥这么能吃啊。
    许轻轻继续擦头发,看了眼宋江的上铺,那里明明铺了被子,却不见人来睡。
    她压低声音问宋江:“那张床上睡的谁啊?”
    宋江道:“是顷言,他最近生病了没来,等过几天你就能看到他了。”
    纪顷言,书里提到过他,是盛霖的发小兼好友,在盛霖杀了他父亲的小三和小三生的儿子坐牢后,只有他经常去探监,为了能让盛霖早点出来,没少花钱找关系周旋。
    待擦得差不多了,许轻轻拿出她买的一万多的护肤品,对着镜子涂抹了起来。
    先倒出点爽肤水在脸上拍了拍,再抹肌底液,接着涂眼霜,然后抹精华,而后是乳液,最后是面霜。
    连瓶大宝都没有的宋江看得目瞪口呆:“你往脸上抹这么多东西啊?”
    “对啊,男生也是要保养的。”许轻轻边拿指腹按摩脸部边道:“抹完后再按摩会儿,不但可以让护肤品更好的吸收,还可以促进脸部的血液循环,让脸越来越瘦哦。”
    宋江看着许轻轻那张没有瑕疵,几乎连毛孔都看不到的脸,再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手感粗糙不说,还有痘痘,顿时觉得许轻轻刚才说得那番话实在太对了。
    这保养和不保养的差别,实在太大了。
    “你把护肤品也借我抹抹。”宋江说着,就要伸手去拿。
    “不行!”许轻轻忙护犊子似的护住了那堆护肤品,开玩笑,这可是她一万多买来的,她自己都舍不得多抹,哪能给宋江抹。
    见宋江的神情有些受伤,许轻轻胡诌道:“不是我不给你抹,而是每个人的肤质都不一样,所以护肤品是不能乱抹的,否则会越抹越糟糕。”
    宋江道:“那你帮我看看我是什么肤质?”
    许轻轻说:“你毛孔粗大,还爱长痘,属于混合性偏油的肤质,要多补水,还要注意防晒……”
    窝在椅子里打游戏的盛霖虽然极力克制着自己,视线却仍不受控制地往许轻轻那边瞟。
    许是刚洗完澡洗完头发的缘故,他白皙的脸有些透着红,半湿的细碎发丝落在脖颈边,看起来很柔软,盛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心里不屑道,娘们兮兮的,跟个女的似的往脸上抹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下一秒他又在想,他经常在外打篮球,风吹日晒的,是不是也要买点护肤品抹抹?
    许轻轻一抬起头,就撞上了盛霖的一双眼,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盛霖像做了坏事被抓个现行般,赶紧移开视线,暴躁道:“看个屁看!”
    许轻轻:“……”
    妈蛋!明明是狗东西先看她的好不好!
    *
    下午第一节课就是数学课。
    许轻轻也见过了传说中的“孙老头。”
    孙老头其实年纪并不大,不过三十来岁,但长得小头小脑的,还有些驼背,从背后看就跟一个老头似的,所以学生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孙老头。”
    他进教室的第一件事就是点了几个没交作业的男生姓名,让他们去教室外的走廊里站着去。
    “岂有此理!连盛霖都交作业了,你们哪里来的胆子不交?你们几个是觉得自己长得比他帅,还是家里比他有钱啊?”
    教室里响起一阵哄笑声。
    许轻轻也没忍住笑了,她偷偷看了眼盛霖,这个狗东西正翘着二郎腿,一脸不悦地瞟了孙老头一眼,道:“您小点声,我在这儿都能看到您的唾沫星子四处乱飞。”
    哄笑声再次响起,且比刚才响得多。
    孙老头的脸气得青一阵白一阵,但却什么都没说,只沉着脸说了句:“上课。”
    他开始讲昨天留的数学卷子,讲到最后一道大题目时,他问:“这道题谁做出来了?举手。”
    教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人举手。
    孙老头失望道:“一个都没有吗?”
    国际班虽然也有学习成绩不错的,但终究比不上精英班,难度偏高的题,就没人会做了。
    有看许轻轻不顺眼的男生故意道:“老师,转学生会做。”
    此言一出,不少学生都跟着起哄。
    转学生虽然像个狗腿子一样在讨好盛校霸,又是帮他扫厕所,又是帮他写作业,可盛校霸摆明了瞧不上他,压根不想收他做小弟。
    这也是有男生敢拿许轻轻开涮的原因。
    正在埋头奋战的盛霖皱了下眉退出游戏,侧头看了眼旁边的人。
    孙老头其实早就注意到了许轻轻,就见他一直端坐在椅子上认真听课,后背挺的笔直,长得干净又好看,一看就是个好学生。
    唯一不好的就是,居然和盛霖坐在一起。
    他拍了拍讲桌道:“都别吵了,那个转学生,你到前面来。”
    许轻轻站起身,在众人的各色目光中,起身走上讲台。
    孙老头递给她一支粉笔,“不要紧张,能写多少是多少。”
    许轻轻接过粉笔,走到黑板的最左边开始写。
    一阵风顺着窗户吹进来,撩起了她耳边的碎发,拿着粉笔的手纤细修长,那粉笔就跟被施加了魔法一样,刷刷地在黑板上留下印记,半点都不带打顿的。
    整个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连同孙老头都目瞪口呆地盯着许轻轻灵活的手腕。
    直到许轻轻密密麻麻写了近半个黑板后,她将粉笔往粉笔盒里一抛,转身回到了座位上。
    那姿势,要多帅气就有多帅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