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小说 穿书后,我靠偷亲反派续命

第26章 只会拍马屁的娘娘腔

穿书后,我靠偷亲反派续命 暖风来 2087 Sep 22, 2021 4:41:11 AM
    女生们都被迷的不要不要的。
    几个看许轻轻不顺眼的男生十分不服气,“写那么多又怎么样?又不一定是对的。”
    “就是,耍什么帅?”
    结果下一秒,就听孙老头神色激动的满意道:“不错,就是这么解的!”
    解题步骤分毫不差,每个得分点都写得清清楚楚,简直比标准答案还要标准。
    教室里响起阵阵惊叹声。
    显然,谁也没想到,转学生的数学成绩居然这么好!
    只有一个人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那就是简双。
    她今天早上收数学作业时,就已经见识过许轻轻的厉害了。
    盛霖的唇角不动声色地上扬了下,有种与有荣焉的自豪感。
    这么厉害的小矮子可是他的迷弟呢。
    下课铃声响起,孙老头还没走出教室,坐在盛霖前面的宋江就迫不及待地回过头来,佩服道:“许轻轻,你可以啊!”
    许轻轻谦虚地一笑,“还好。”
    穿过来前,她已经是一名牌大学的大学生,高一的数学题对她来说,自然不难。
    “以后数学考试就靠你了,别忘了照顾兄弟。”
    许轻轻满脸黑线,什么照顾?不就是抄袭吗?
    “我要上厕所,你去不?”宋江问。
    许轻轻忙摇头,“不去。”
    她哪里敢去啊?去不就露馅了么。
    实际上,为了避免课间去厕所,她连水都不敢喝。
    宋江又问盛霖,“霖哥去不?”
    盛霖抬头瞥他一眼,“你他妈上个厕所也要人陪着?”
    宋江只能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去了厕所。
    盛霖掏出手机,脚往桌上一翘又开始打游戏。
    狗东西上课时不是打游戏就是睡觉,有时候一节课都上完了,他连课本都没拿出来。
    真是家里有矿心里不慌啊。
    这时一男生突然拔高声音道:“转学生,那道题真是你做的?别不是事先在网上搜答案的吧。”
    此言一出,班里不少学生都看了过来。
    许轻轻抬头看了男生一眼,说话的男生就是刚才上数学课时,故意说她会做,想让她出糗的男生。
    简直有毛病!
    她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连话都没说过,居然无缘无故地被他针对!
    以为她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许轻轻当即就不客气地回道:“你这么能耐搜一个我看看!”
    她不敢对盛霖怎么样,还不敢对小说里一个都没出现过的小虾米怎么样吗?
    男生被噎了噎,这种大题目他当然搜不到答案。
    “你以为你是谁?只会拍霖哥马屁的娘娘腔而已,毛都没长齐还敢跟我叫板,信不信我叫人扒了你裤子,让所有人都看看你到底有没有长那玩意……”
    话还没说完,眼前忽然就飞过一本书,“砰”地一声,直接朝男生面门砸了过去,男生一个躲闪不及,书角重重地砸在了他的鼻子上。
    顿时,两行鲜血顺着男生的鼻子流了下来。
    男生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教室。
    他万万没想到,盛霖会替转学生出头。
    不止他没想到,班里其他学生都没想到,有男生心里庆幸,幸亏自己没找转学生麻烦,要不然现在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数学考试都没及格过的人,有什么资格质疑别人?”说这话的是简双。
    此言一出,好几个女生都跟着附和了起来。
    “有本事自己把那道题做出来啊。”
    “说白了就是嫉妒呗,自己不会,也见不得别人会。”
    ……
    许轻轻意外地看了眼简双,她没想到简双居然会帮她说话。
    但最让她意外地是盛霖。
    她发誓,她从来没觉得狗东西这么帅过,气场简直两米八!
    “谢谢霖哥。”许轻轻感激道。
    “老子又不是在帮你,少他妈自作多情!”盛霖冷哼一声,挑眉道:“老子最讨厌打游戏的时候有人在一旁瞎逼逼。”
    许轻轻忍不住笑了下。
    突然觉得狗东西口是心非的样子怪可爱的怎么回事。
    第二节课下课时,简双拿着本数学真题过来了,“我有道题不会做,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许轻轻点头:“好。”
    她对性子直爽不做作的简双印象还蛮好的,尤其她刚还帮她说话。
    简双指着一道题,道:“就是这道。”
    许轻轻盯着她指的题看了几秒钟,随即边讲解边拿笔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
    简双听了一会儿就茅塞顿开,豁然开朗。
    “原来是这样解啊,谢谢你啊。”
    许轻轻笑了笑,道:“不客气。”
    一下午,除了简双外,又有好几个女生陆陆续续拿着题来问。
    许轻轻皆耐心的帮忙解答,没有丝毫地不耐烦。
    见许轻轻和女生有说有笑的,盛霖心里无端升起一股燥郁,他烦躁地将耳机声音调到最大,继续打游戏。
    又死了。
    真无聊。
    盛霖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不停地点,眼角余光却时不时会往旁边扫,越扫越不爽,这几个女生哪是来问题的?
    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各个恨不得把眼珠子抠出来长在小矮子身上,还有个女生更过分,居然假装脚崴,浮夸又做作地往小矮子身上靠。
    小矮子是死的吗?不知道他正在被人占便宜啊?
    盛霖终于忍不住怒了,将手机扔在桌上,“草!说了不准打扰老子打游戏,你他妈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问问题的女生被盛霖这突如其来的火气吓懵了。
    许轻轻看向盛霖,没搞懂狗东西突然抽什么羊癫疯,但她不敢得罪他,忙道:“那我不在这讲了,我去别的地方讲。”
    说着,她和还没反应过来的女生一起,去了女生的座位上。
    盛霖:“……”
    *
    许轻轻不知道盛霖又怎么了,她都没有在自己的座位上讲题了,也没有打扰他打游戏,他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居然一下午加一个晚自习都没搭理她,还拿了支粉笔,在她桌子上画了条三八线。
    真的是名副其实的三八线,他占八,她只剩下三。
    并告诫她,不准过线!
    Excuse me?
    这是一人一张的单人桌啊,为什么还要画三八线?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