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小说 穿书后,我靠偷亲反派续命

第30章 谁的微信都加了,就是没加他的

穿书后,我靠偷亲反派续命 暖风来 2104 Sep 22, 2021 4:41:11 AM
    众人赶紧作鸟兽散。
    宋江一脸羡慕,现在不光本班的女生迷许轻轻,就连外班的女生都明目张胆的来“碰瓷”了。
    事实证明,长一张帅脸实在太重要了。
    许轻轻没往心里去,只当刚才那事是个意外和插曲,回到教室没多久,简双又拿着题过来了,许轻轻看了眼一旁正在低头打游戏的盛霖,压低声音道:“去你座位上说吧。”
    刚到简双座位上,就见她一脸神秘兮兮地问:“你和盛校霸是那种关系吧?!”
    许轻轻有些不解:“哪种关系啊?”
    简双眨眨眼,“别骗我了,我都知道了。”
    许轻轻:“……你知道什么?”
    简双说:“难道你没看出来,他刚才在吃醋吗?”
    许轻轻像是发现个惊天大秘密般,伸手捂住嘴巴,不敢置信道:“你的意思是,霖哥喜欢你?”
    简双:“……”
    数学成绩这么好,怎么领悟能力这么差?还是说,许轻轻在故意装傻?
    简双觉得是第二种的可能性非常大。
    “其实,你们俩是一对吧?!你是受,他是攻。”
    许轻轻吓一跳,忙摇头否认:“才不是。”
    简双蹙起了眉,“难不成你是攻,他是受?”
    看起来不像啊!
    许轻轻有些哭笑不得,“都不是,我和他就是很纯洁的室友关系,你别瞎想,我是纯爷们,喜欢大波美女。”
    简双面带惋惜的叹了口气,“真不是吗?我觉得你们俩很般配啊,一个暴躁大狼狗,一个乖巧小绵羊,我还想写一本**小说呢,两个主角就以你们俩为原型,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霸道室友爱上我》!”
    许轻轻是真没想到,身为数学课代表的简双,居然有一颗想成为作家的心。
    她看着简双,目光幽幽:“你想象力挺丰富的,就是这小说的名字取得土了点。”
    何止是土了一点啊,简直土爆了好么!
    简双想了想,问:“要不叫《霸道室友爱吃醋》?”
    许轻轻:“……”
    更土了好么。
    她算是看出来了,简双八成就是腐女一枚,可是眼神也太不好使了,居然能看出自己和盛霖是一对?还般配?
    啊呸!
    没看到是自己在单方面的卑微的讨好他吗?
    盛霖游戏也不打了,专盯着许轻轻和简双看,因离得有些远,盛霖听不到两人在说什么,只是不断看见两人越谈越投机,越凑越近,语言交流似乎已经不足够了,瞧瞧那小眼神,简直就在半空中肆意碰撞,纠缠不休!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孤男寡女聊得**,简直岂有此理!
    小矮子的眼光也太差劲了吧,这个简双长得还没小矮子好看呢,一点女人味都没有,和她谈恋爱就跟搞基一样,有个屁意思?
    可是许轻轻大概觉得有意思极了,因为他还拿出了手机,和简双加了微信!
    于是盛霖愤怒了!
    小矮子还没加他的微信呢!
    还口口声声说是他的迷弟,结果宋江的微信加了,简双的微信加了,就是没加他的。
    现在的盛霖已经完全不记得早在许轻轻进宿舍的第一天就提出要加他微信了,但被他给拒绝了。
    就在盛霖按捺不住想要发火时,就听到一声干嚎:“许轻轻,有人找。”
    许轻轻仰脸看过去,眉心微皱。
    窗外站着一脸幽怨的宋江,以及沈月墨。
    她怎么来了?
    简双“哇”了一声,朝许轻轻挤眉弄眼,“美女耶。”
    许轻轻没理她,直接起身去了教室外。
    “有事?”
    沈月墨看到许轻轻,一双杏眼立马变得闪闪发亮,“我来还你雨伞。”
    许轻轻一把接过她手上折叠好的雨伞,道:“伞我拿到了,你可以走了。”
    沈月墨:“……啊?”
    许轻轻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快要上课了,你再不回教室,我怕你会迟到。”
    沈月墨娇羞的笑了,低下头,用脚尖点着地道:“你这么关心我啊?”
    许轻轻:“……”
    这姑娘是不是有点傻?
    “原本我想昨天就来还你雨伞的,可是昨天有事耽搁了。”沈月墨双眼扑闪扑闪的,好像刚淋过雨的大葡萄,表情里带着期盼和羞涩,“为了感谢你借雨伞给我,我想中午请你吃饭。”
    许轻轻当然不可能答应,便婉拒道:“举手之劳而已,你不用破费。”
    “不破费的,一点儿也不破费。”沈月墨忙道:“你想去哪儿吃?”
    “真的不用……”
    “就学校附近那家新开的河底捞火锅店,你觉得怎么样?”
    许轻轻:“……”
    她只吃过海底捞火锅。
    “那就这么定了,中午放学后我在学校大门口等你,不见不散哦!”说完,她就像风一样跑走了。
    留下许轻轻一个人在原地凌乱。
    她答应了吗?没有啊,怎么就不见不散了呢?
    许轻轻想追上去说清楚,想了想,还是算了,反正她中午放学要回租的房子里做饭,会经过学校大门口,到时候和沈月墨说就行了。
    打定主意后,许轻轻拿着雨伞转身回到教室。
    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盛霖脸色黑得不行,小矮子能耐了啊,勾搭本班女生不说,这外班的女生居然都找上门来了。
    这时上课的铃声响了起来,许轻轻和简双说了声等下课了再给她讲题,便回到了座位上。
    刚坐下,许轻轻就发现桌子上的三八线变了,又往她这边移动了不少。
    再这么下去,狗东西是不是就要一脚把她踢走,不让她坐这儿了?
    就在许轻轻为了不让自己过线,小心翼翼地将身体往另外一侧倾斜时,就听盛霖冷哼道:“学校禁止早恋,你他妈不会不知道吧?!”
    许轻轻愣了愣,早恋?
    说她吗?
    她和谁早恋?
    她怎么不知道?
    见老师还没来,她小声道:“我没有早恋啊。”
    盛霖眯着眼睛看了眼她桌洞里的雨伞,一副洞悉一切地样子,“连定情信物都有了,还说没早恋?”
    许轻轻:“……”
    定情信物又是个什么鬼?
    她现在才发现盛霖的想象力比简双还要丰富,不去写小说真是可惜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