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小说 穿书后,我靠偷亲反派续命

第41章 这是盛霖的家?

穿书后,我靠偷亲反派续命 暖风来 2079 Sep 27, 2021 1:35:12 AM
    这长得帅学历高又会扎头发的男老师实在太难找了,所以当即就和许轻轻谈起了家教的时间和价钱。
    “每周六的上午和每周日的上午过来,一次三个小时,时薪五百,工资一周结一次,可以吗?当然了,许老师要是有什么要求也可以跟我提。”
    许轻轻哪有什么要求啊,一周只需要工作六个小时,就能挣三千块钱,还是教一年级的小学生,这么好的工作哪里找啊。
    “好的,没问题!”
    就在这时,楼梯那传来脚步声,伴随着的,还有一道熟悉的懒洋洋地声音,“早饭好了没有?”
    许轻轻抬眼望去,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
    对视持续了好几秒。
    盛霖抬起手,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错觉!一定是错觉!
    小矮子怎么会在他的家?!
    难不成是小矮子粘他粘的受不了了,昨晚彻夜难眠,所以就四处打听他家的地址,一早就跑到他家来了?!
    一定是这样的,可这也来的太早了,让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许轻轻同样一副见鬼了的样子。
    纳尼?
    盛霖怎么会在这里?!
    还穿着睡衣。
    难不成这是盛霖的家?!
    Oh!No!要不要这么狗血?!
    不怪她完全不知道,毕竟书里只对盛霖的妈妈和妹妹一笔带过,连名字都没有。
    可是小A为什么不提醒她?
    算了,那个变态垃圾系统,根本就靠不住!
    [宿主辱骂系统,扣除生命值X100。]
    呵,每次在她骂它时,它总能积极又准时的出现,并且第一时间扣掉生命值。
    整点报时都没它准!
    “这是我儿子,盛霖。”苏映没看出两人之间的不对劲,开口给两人互相介绍道:“这是许老师,我给宁宁新找的家教老师。”
    “许老师?”盛霖极力按捺住心底的得意和欢喜,故作若无其事地走近许轻轻,“你怎么成老师了?”
    真是的,为了粘他居然还伪造了一个新身份。
    这粘的也他妈太猛了吧,跟个狗皮膏药似的,拽都拽不开。
    “你这说是什么话?许老师可是科大的高材生,不叫老师叫什么?”苏映不满,拧了下盛霖的胳膊警告道:“你给我对许老师放尊重点!”
    转而又换上笑容,对着许轻轻道:“我儿子是个学渣,看到学习成绩好的就嫉妒,许老师你别往心里去啊。”
    许轻轻挤出一个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好尴尬,比昨天被撞见走错厕所时还要尴尬,尴尬的她想直接原地飞升!
    她完了!
    以盛霖的性子,肯定忍受不了她骗她妈,骗她妹,所以肯定会揭发她,狠狠地打她的脸。
    她一个星期能挣三千块钱高工资的工作,即将离她而去!
    “科大的?那你多大了?”既然小矮子这么辛苦的伪造了个新身份,那他就发发善心,帮小矮子把戏给做足了。
    许轻轻压根就不敢看盛霖,现在的她,快尴尬得灵魂出窍了,“十、十九。”
    “都十九了啊。”盛霖眯了眯眼道:“十九才长这么点高?”
    许轻轻:“……”
    “胡说八道什么?没听过一句话么,浓缩的就是精华!”苏映觉得拧胳膊已经无法表示她的愤怒了,直接捏住儿子的耳朵使劲一拧,“你倒是长得高,可有啥用?干啥啥不行,制造粪便第一名!”
    “妈你快松手!”盛霖皱着眉不爽道。
    当着小矮子的面,又是拧他耳朵,又是揭他的短,也太没面子了,要知道,他可是小矮子的男神,最完美的男神!
    “不松,你快和许老师道歉!”苏映手下的力道又大了几分,大有盛霖要是不道歉,就把他耳朵拧下来的架势。
    许轻轻强忍着浑身尴尬的颤栗,咬着牙说:“不用,不用道歉。”
    “不行,必须道歉,许老师对这种人不用心软客气!”苏映说什么也不同意。
    “真不用……”许轻轻觉得她再待下去就快尴尬得灵魂出窍了,赶紧胡乱找了个借口,“那个,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与其让盛霖揭发她,不如趁着他还没开口之前,她立刻马上离开。
    这也算给她自己留了最后一个体面。
    虽然心疼高工资,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她运气不好,第一份家教就找来了狗东西家。
    谁知她还没走几步,就又被盛宁一把抱住了腿,“不行不行,我不要老师走……”
    许轻轻:“……”
    你可别再叫我老师了!我不是你的老师!我也不可能成为你的老师!
    最后,许轻轻被盛宁和苏映合力留了下来,而盛霖也被逼着向许轻轻道了歉。
    “你高!你真高!”
    许轻轻觉得这五个字说的要多咬牙切齿就有多咬牙切齿,而且反讽的意味实在太过强烈。
    还不如直接说她矮呢!
    盛霖也不想让小矮子走,见小矮子紧张的都不敢看他,他决定给小矮子多一些适应的时间,便去了卫生间洗漱。
    他这刚起床,牙也没刷脸也没洗,形象实在不太好,不行,他还得洗个头!
    许轻轻愣怔地看着盛霖的背影,有些懵逼。
    狗东西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揭发她?
    难不成是想以此威胁她?借机狠狠地羞辱她?折磨她?
    许轻轻又想走了。
    她现在不想挣钱了,只想活着。
    可盛宁一直抱着她的腿不撒手,苏映还热情地邀请她和她们一起吃早餐。
    “我吃过了。”许轻轻摸摸鼻子道。
    “那就再吃点儿。”苏映说着,让保姆多添双碗筷来。
    许轻轻被盛宁拉着,走到饭桌旁坐下。
    长方形的大理石饭桌,苏映坐在左边,以往盛宁都是和她坐一起的,可今天盛宁非要和许轻轻一起坐,所以,许轻轻和盛宁一起坐在了右边。
    许轻轻对面,苏映旁边的空位,则是留给盛霖的。
    至于主位,是盛寰的,只是他很少在家吃饭。
    “吃吧许老师,就当自己家一样。”苏映招呼许轻轻。
    许轻轻捏着筷子,“不用等……您儿子一起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