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小说 穿书后,我靠偷亲反派续命

第42章 毒舌技能遗传

穿书后,我靠偷亲反派续命 暖风来 2072 Sep 27, 2021 1:35:12 AM
    “不用管他,待会让他吃我们剩下的就行。”
    许轻轻:“……”
    这可真是亲妈!
    盛家的早餐很丰盛,种类繁多,但许轻轻却吃得有些食不知味。
    她时不时的往卫生间的方向瞟一眼,但因离得有些距离,她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只隐约听到有哗啦啦水声。
    这都过去十分钟了,狗东西怎么还没出来?难不成他在里面憋着大招然后出来整自己?!
    越想许轻轻越不安,如坐针毡,如芒刺背。
    此时的盛霖正在往身上抹沐浴露。
    原本他只打算洗个头的,后来想了想,索性连澡也一块洗了。
    小矮子一大早特意赶到自己家来看自己,他不得把自己拾掇的帅点儿啊。
    虽然他已经够帅了,但他不介意让自己更帅点。
    待盛霖从卫生间出来时,已经是二十分钟后了,许轻轻、苏映她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你怎么大早上的洗头洗澡啊?”苏映不解地问。
    “老……我讲究卫生,爱干净不行啊?”盛霖臭着张脸道。
    苏映压根不信这话,“你不会是昨晚干坏事了吧?!”
    “我能干什么坏事?”
    “你少在这揣着明白装糊涂!”苏映警告道:“撸多了伤身,要节制,听到没有?”
    盛霖俊脸一红,暴跳如雷:“老子没有!”
    正在喝牛奶的盛宁仰起脸问:“什么是撸多了?为什么要节制哇……”
    “别听别听,这不是你该听的。”苏映赶紧伸手捂住盛宁的耳朵,随即不满地训起了盛霖,“都怪你,把你妹妹都给带坏了!”
    “老子说了没……”
    “敢做不敢承认?这有什么,很正常的咯,实在不行你就找个女朋友,我很开明的,不介意你早恋,不过不该做的事千万不能做,做了就要负责任,我生平最讨厌渣男了,你要敢做渣男,我就打断你的第三条腿,没收你的作案工具!”
    盛霖:“……”
    许轻轻:“……”
    苏映说着说着,突然叹了口气,“可你除了长得帅点个子高点外一无是处,哪个女生能看上你啊?算了算了,不说这令人伤心的话题了,快过来吃饭吧!”
    她又朝许轻轻抱歉的笑笑道:“不好意思啊许老师,让你看笑话了,不过你这样的应该不缺女朋友吧!”
    许轻轻:“……还好。”
    “真羡慕你爸妈,生了你这么一个省心的儿子,不像我家这个,以后找女朋友怕是只能用钱砸了,靠他自己是不行了。”
    许轻轻:“……”
    她现在总算知道盛霖的毒舌技能遗传谁了。
    不过看狗东西被说得面红耳赤,毫无还嘴之力,她有些暗爽是怎么回事?!
    一直阴沉着脸,满脸不悦的盛霖突然就笑了,笑得毫不掩饰,一双细而狭长的眸子里充满了得意和玩味。
    许轻轻的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
    完了完了,盛霖不会现在就要开始揭发她了吧?!
    就在许轻轻屏住呼吸等着被“凌迟”时,盛霖却没有揭发她。
    “还有你,笑什么笑?”苏映将矛头对准盛霖,“你妹妹至少知道不懂就要问,你呢?像她这么大的时候连问都不问,就把妇炎洁当饮料喝了,要不是我发现得早,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呢……”
    盛霖的脸一会儿白,一会儿红,一会儿黑,一会儿青……精彩纷呈,最后饭也不吃了,直接气冲冲上楼去了。
    许轻轻憋笑憋得特别辛苦。
    狗东西居然还有这么不堪回首的过去?
    苏映带许轻轻去了二楼。
    “这就是宁宁的房间,许老师就在这里教宁宁学习吧。”
    入眼处,是满目的少女粉红,粉墙粉床,粉桌粉灯,十分梦幻。
    苏映出去后,许轻轻问盛宁,“学校老师昨天有留作业吗?”
    虽然不知道盛霖刚才为什么没揭发她,不过他既然没揭发,她又走不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反正以她的学历和能力,教一年级的小学生还不是绰绰有余!
    “有的哦!”盛宁从书包里拿出了两张卷子。
    “那我们现在做卷子好不好?”
    “好哦!”
    做卷子的过程中,许轻轻发现盛宁的基础打得并不好,很多题都不会做,她便用很通俗易懂的方式讲解给盛宁听,一遍没听懂,那就换个方式再讲一遍。
    “就是这样,宁宁真聪明!”
    得到夸奖的盛宁弯了弯眼睛,一下子笑得很甜。
    总得来说,这份家教比许轻轻想得还要简单轻松。
    只是一想起书里苏映和盛宁的结局,她不禁有些难过起来。
    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她打心眼里挺喜欢苏映和盛宁的,一个爽朗大方,一个漂亮可人,她们的结局,不该那么惨。
    许轻轻托着下巴,看着盛宁认认真真的做算术题,心里觉得,她应该为她们做点什么。
    *
    此时的盛霖,正踱着步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他都听到动静了,小矮子明明跟着他妈和他妹上楼来了,可这都过去半个多小时了,小矮子怎么还不来找他?
    他门又没锁。
    盛霖不知道是第几十次走到门边,轻手轻脚地将门打开,脑袋探出去四处看了看,没有任何动静,他又将门给虚掩上了。
    难不成小矮子是因为他小时候喝过妇炎洁嫌弃他了?!所以,小矮子已经走了?!
    想到这种可能性,他再也坐不住了,赶紧拉开门下了楼。
    客厅里只有苏映一个人,她正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找角度自拍。
    盛霖下来时,就听到“咔嚓”一声。
    他顾不得翻白眼,只装作状似无意地问:“那个许老师呢?”
    “在宁宁房间给宁宁补习呢。”
    盛霖:“……”
    草,小矮子居然真给他妹补习去了!
    不是为了他来的么?不是为了他才伪造了一个假身份么?这戏他妈也做得太足了吧。
    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这时也到了吃中饭的点了,许轻轻拗不过苏映的热情邀请,又在盛家吃了中饭。
    她刚一坐下,就发现对面的盛霖拿眼睛在瞪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