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我给忍界加载了灾难模板!

022、你的面子很大!

我给忍界加载了灾难模板! 黑色锅巴 2298 Sep 21, 2021 4:12:54 AM
    “火遁,豪火…”
    宇智波拓真单手按在地面,强撑着翻身一跃,双手同时快速结印。
    这个下忍仁寿郎太古怪了,有很大问题!
    那是无印忍术!
    这种力量怎么会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所掌控?!
    他的对敌经验十分丰富,一旦被对方压制起不了身,可就麻烦了!
    宇智波拓真一声轻喝,双手交叉,指影变幻。
    面对宇智波家族标志性的忍术,他看到对面一步步走来的仁寿郎全然无动于衷。
    下一秒…一股灼痛感当即打断了宇智波拓真的招式。
    轰!
    以他为中心,方圆十米骤然腾升起一片烈焰,形成小范围的火海。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夜空。
    唰!
    稍许过后,通体焦黑,看不出人样的宇智波拓真从技能地狱火内逃窜而出。
    身上的忍服已经被烧成飞屑,还卷带着一丝丝火苗。
    他体表的肌肤同样被大面积的烧伤。
    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肉香…
    噗通。
    面目全非的宇智波拓真跪倒在地,神色痛苦,嘴里不断发出闷哼,四肢略微蜷缩…还试图张开嘴巴,大口吸吮着口气。
    啪!
    一只脚掌踩在了他的脑袋上,让他呼吸一滞。
    表情更为难受。
    “呜呜呜…”
    仁寿郎的脚底慢慢加重力道,扬起了自己的佩刀,雪亮的刀芒随着头顶夜幕显露出的月轮,泛起摄人的银光。
    “去见你的兄弟,宇智波大辉吧…他正在地狱里等着你。”仁寿郎俯视着身下的战败者,脸庞冷漠,毫无温度的眸子,让宇智波拓真终于从这个轻视的对手身上,感受到了恐惧。
    一股死亡的气息,让他大脑宕机。
    “嗯?”
    仁寿郎动了动鼻翼,嗅到了一股骚味。
    眼珠一转,瞄了一眼宇智波拓真的胯下,那里…有液体正在流出。
    “呵,真是狼狈…这和你一开始展现出的气势,可不相符。”
    话落,毫不犹豫,刀尖稳准狠,直接刺向前者心窝。
    “前辈!!!!”
    突兀,一声叫喊,让刀尖险而又险的悬停在了宇智波拓真的胸口,只有一两公分。
    一股冷风袭来,让附近一些树林发出沙沙之声,泛起些许寒意。
    头顶上的乌云也放晴,现出月朗星稀的景色。
    宇智波止水望着面前的男人,又瞅了瞅差点成为刀下亡魂的同族,眼里难掩惊骇之色。
    这和他想的不一样!
    他以为…
    “是止水啊。”
    本来缭绕着肃杀之意的仁寿郎,忽然变了脸,却没有收起武器,动作也未变,只是回头冲止水笑了笑。
    “前辈,请你放过他!”
    “喂…止水,你应该事先知道他是来杀我的吧?”仁寿郎抬起头,静静的仰视着夜空,淡淡道。
    “嗯…”
    止水艰难的点了点头,他在寨子里没有第一时间找到宇智波拓真的位置,是察觉到这边有战斗的声响,所以匆匆奔至。
    他起初的念头,是来阻止宇智波拓真对仁寿郎出手。
    他们一族在木叶的形势本就十分微妙,如果再弑杀同村的忍者,这件事情一旦曝光,宇智波一族的风评会更加不堪。
    况且,宇智波拓真本身的这种行为就极其恶劣。
    宇智波大辉是拓真的亲弟弟,之前的护送任务,止水也了解过,根本就和仁寿郎无关,况且是仁寿郎舍命换得情报人员安全回村,称得上是功臣。
    他在族中无意间察觉到宇智波拓真盯上了仁寿郎,才特意主动加入这个小队。
    “如果现在倒在地上的人是我,你觉得他会放了我吗?”
    仁寿郎的一句话,让止水霎时噎语。
    “这件事的确是宇智波拓真自寻苦果…他现在落得这幅模样,也是罪有应得!可是前辈…如果你杀了他,这件事在族里是瞒不过去的,村子也会知道…就算你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但…我们族里的人,私下一定会记恨你的,依然会对你产生人身威胁。从前辈的角度考虑,也不划算。”止水心思缜密的说了一句,接着,忽然间跪倒在地,朝仁寿郎行了一个叩首大礼,“请前辈不要和这种人一般计较,不值得。”
    “止…水…”
    脚下,险象环生的宇智波拓真被这一席话惊醒,内心的屈辱感让他如鲠在喉。
    连同族的后辈,都看不起他!
    是觉得,他给宇智波一族抹黑了吗?
    止水从头到尾没有搭理宇智波拓真,表现得很冷淡。
    “他活着回去,你确保你们族人不会知道?”仁寿郎有了别样的想法,开口道。
    “请前辈放心,以他的性格,这种事不会宣扬的,若有人问起,我会帮前辈善后。”止水。
    “嗯。”
    仁寿郎摸着下巴,稍作沉吟,旋即手腕一转,将刀身归鞘,爽朗一笑:“哎呀,真是抱歉!幸亏你来了,不然我就差点杀了他…的确,你说的没错,就算刀刃相见,他也是同村的伙伴。我这人一旦动手,就容易刹不住…没有吓到你吧?”
    仁寿郎走到止水跟前,呈着如沐春风的笑容。
    这和止水刚刚所见,让他心神震荡,宛如煞神般的黑影,判若两人。
    “谢前辈。”
    止水再次郑重的道谢,内心也松了一口气。
    很可怕!
    也很神秘!
    通过一次任务,让宇智波止水对于眼前的男人,有了难以磨灭的初印象。
    宇智波拓真的实力,他是了解的。
    从仁寿郎的状态看,并未受什么严重的伤势。
    高下立判。
    “这一次,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止水…你欠我一个人情。”
    止水刚站起,耳边便传来了仁寿郎的话语。
    一抬头,仁寿郎已经错身而过,走远了…
    白色月光拂过的山地间,男人站在被风吹动的荫影下,微微侧首,露出半张脸,那仅露出的一只右眼中,似有深意道:“你救下的不是他一人,而是三个人。”
    “先走了!”
    挥了挥手,在闻声后,瞬间手脚冰凉的止水目送下,仁寿郎消失在了山腰。
    他是在强调这份人情的价值!
    “也就是说,他一早就有意将除我外的所有人都杀掉?!”
    止水脑中浮现出一个荒谬的念头。
    的确,如果将同行的队友全部解决,就算外界再怎么怀疑,那也是仁寿郎一张嘴随意编造…即使宇智波一族很难相信,更会有杀心,在村子内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动手。
    且仁寿郎兴许也有了应对的决心!
    哪怕这会给自己带来不可估量的隐患!
    破釜沉舟,这个男人的决断和狠辣,可见一斑。
    但…为什么留下他?
    仁寿郎就不怕他吐出实情?
    也就是说,几个同族的人之所以能活下来,都是因为自己…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