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小说 飘零山河

第202章 藤田离开

飘零山河 富可为 Jun 23, 2022 7:24:49 PM
    回到家中李玉山长出了一口气,事情总算是按照他的计划进行了下来,太累了,如果中间哪一个环节出了差错都不会这么顺利,郑秀秀看李玉山疲惫不堪的样子,递给了他一条热毛巾,问到“怎么样?”
    李玉山接过热毛巾以后,敷在额头上,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李清发现李玉山的衣衫有些凌乱,关心地问到“老四?怎么了?发生冲突了?”
    李玉山睁开眼睛,开口回到“没有,爹,我把藤田给打了。”
    李玉河和生子凑了过来,夸赞到“老四啊!还是你有办法啊!快说说,你是怎么跟渡边说的,能让他把藤田那帮人抓起来,并且三天以后行刑啊?我们两个在那维持了两天都没解决的问题,你这回来没用两个时辰就给办了。”
    李玉山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说到“你们真以为渡边会舍得杀藤田?不过是做戏罢了,骗老百姓的。”
    “啊?通告都下来了,他还能出尔反尔吗?”李玉河不解地问到。
    “这主意是我给他出的,我说藤田不死不能平民愤,到时候造了反,渡边跟关东军总部没法交代,先把藤田抓起来,用场意外把牢房点燃,瞒天过海,到时候在把藤田送走,让他回关东军总部任职。
    用的也是以前爹和二叔他们救胡大爷的伎俩。
    这样,渡边才答应下来的,你们以为他真的那么在乎和平?他只是怕事情闹得太大,关东军怪罪下来而已!”李玉山如实回答到。
    李玉河和生子瞬间就沮丧了起来,生子说到“罪魁祸首就是藤田,结果还治不了他的罪,二老在下面难瞑目啊!”
    李玉山起身说到“我都已经想好了,表面上咱们是帮了渡边和藤田,背地里我留了一手呢,以我的性格,你觉得我能放过他吗?再说了,二叔已经给我下了死命令,藤田必须死!我可不敢抗命!”
    李玉河垂头丧气地说到“偷天换日以后,藤田人家回东北了,咱们再想杀他,哪还有机会。”说到这的时候,李玉河眼前一亮,疑惑地问到“难道?你是想准备在路上?”
    李玉山笑了笑,点了点头,夸赞到“行啊三哥!这一个星期不到,学会了不少东西嘛!能跟得上我的思路了?”
    李玉河追问到“快把你计划说清楚!就知道你小子没这么简单!怎么可能让藤田那个王八蛋活下去呢!”
    李玉山眼神坚定地说到“我不光要藤田死!他那几个跟班的都得死!都是八沟街一些乌合之众!早死早清净!我对渡边说,先假装把藤田和他那几个朋友收监,三天以后行刑,这样才能稳住老百姓的情绪,冲突不会升级。
    等到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借助一把大火把牢房烧掉,把藤田换出来,其余他那几个朋友必须死在里面,藤田的那几个朋友都是八沟街的人,死后肯定有人来认尸,这样戏份才能做足,更容易让百姓相信,藤田也在他们其中,被大火一起烧死了,然后再把藤田安全转移出城,让他回东北,总好过死在这里。渡边就答应了。”
    “厉害啊!借助日本人的手,为八沟街除去几个祸害,也是不错的,那藤田呢?在哪动手?”李玉河追问到。
    “当然得出了热河防区,不能在咱们地界动手,那样会引起怀疑。过去建平以后,那有个地方叫红石沟,想要坐车回东北那是必经之地。就在那动手!”李玉山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那谁去做这事儿啊?咱们肯定都不行,还不能用外人做!”生子提出质疑。
    李玉山笑了笑,转身问秀秀“秀秀?你们锄奸团以前杀人是不是都会留下标记?”
    郑秀秀点了点头,然后说到“会留下一枚梅花镖,上面刻着锄奸团三个字!难道是想让我去?”
    李玉山摇了摇头,然后说到“让钉子现在就上山,把计划告诉二叔,让你爹带几个身手好的人去狙击藤田的车。
    然后留下你们锄奸团的名号!反正现在锄奸团已经没有了,这个雷就锄奸团背吧!”说完以后,李玉山看向自己的父亲李清。
    李清点了点头,只说了两个字“可行!”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临行刑的前一天深夜,收押藤田等人的监狱燃起了熊熊烈火,火烧了整整一个晚上。
    第二天天一亮,五具被烧焦的尸体摆在了宪兵队门口,老百姓们知道以后,全部都来宪兵队门口看热闹。
    一个日本军官对百姓们说到“昨天监狱失火,藤田等要犯全部葬身火海,现在,犯人的家属们可以上前来认尸了!”
    说完以后,人群中议论纷纷,有人小声嘀咕说到“看见没,这肯定是假的,都烧成这样了,谁能认得出来,他们还是没打算要杀藤田,哪有这么巧合的事儿,今天要被行刑了,藤田他们昨天就被烧死了?”老百姓中也不乏有聪明之人。
    这时候几个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来到尸体面前开始辨认,有的哭着鼻子,有的冲天哀嚎。
    都认出了自己的亲人,然后叫人抬走了,只留下一具无人认领的尸体,烧得已经面目全非。毫无疑问,那就是藤田的替身。
    之所以他们能那么快把尸体认领走,还是多亏李玉山的嘱咐,他让日军放火烧的时候,千万不要把那几具尸体的面容烧坏,一定要人他们的亲属能认得出他们,要不这出戏就不好往下演了。
    老百姓们都知道藤田和那几个家伙是关在一个牢房里面,那几个也确实是八沟街这边的混混,亲人的反应是不会作假的。
    议论声再次出现,“难道真的是意外?那几个还真是每天跟藤田混在一起的人啊。”
    “可能真的是意外吧,这也算老天有眼,死都不让他们好死!你看一个个烧成那样!活该!”但是其中还有人抱有怀疑的态度议论着什么,毕竟是少数,这事儿也就算拉倒了,大快人心的结局总是很容易被大家接受。
    几个日本士兵抬着担架走了过来,将“藤田”的尸体往上一抬,然后运走了,这场风波总算是结束了。
    “藤田!这次你真的要好好感谢玉山,没有他,你这条贱命死上一百次都挽不回造成的影响!”渡边冷冷地说道。
    藤田已经换上了一身便装,恭恭敬敬地跪在渡边的身前,点头说到“是!”然后转身对李玉山叩首说到“这次实在是太感谢您了!是您的足智多谋救了我这条命!希望您以后能多多辅佐渡边长官!”说完以后,又重重地磕了三个头。
    李玉山赶紧走过去,扶起藤田,开口说到“好了!藤田君,举手之劳而已,你不必这样,留下这条命好好为帝国效力吧。回到东北以后千万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了,到时候没人能救得了你。”
    藤田起身,很严肃地说到“帝**人的生命随时准备为天皇牺牲,我不是怕死,这样被处死实在是太汗颜了!我宁愿战死沙场!”说到激动的时候,竟然流下了眼泪。也不知道是悔恨自己的鲁莽,还是有些舍不得离开渡边。
    渡边走了过来,递过随身携带的手帕,训斥到“帝**人的生命要奉献的有价值!如果你死得这样没有价值,真是辜负了帝国对你的培养!好了,擦一擦眼泪,准备上路吧,车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回到东北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写信!”
    藤田接过手帕,擦干眼泪,拿起自己的行李,转身走了,到门口的时候,又转回身,对着渡边和李玉山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走了出去。
    藤田是个直性子的人,他现在对李玉山救他命的事,自然是感恩戴德。可是他哪知道,接下来他将会受到李玉山最致命的报复。
    “玉山啊!”渡边喊了一声李玉山。
    李玉山回头,问到“怎么了?渡边叔叔?”
    “这次真的谢谢你了,那天你真是一言点醒梦中人啊,要不然我就会犯大错了。”渡边感激地说到。
    “渡边叔叔见外了,我既然在您手下做事儿,就要贡献出自己的想法和见解。还是您通晓事理,有远见,才能采纳我的意见。”李玉山顺势说了几句奉承的话。
    渡边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说到“其实你是明白人,能看得出我舍不得杀藤田,要不你肯定不会帮藤田想办法的。藤田毕竟跟随我很多年了,多多少少有些感情。这才是我最要谢谢你的!好了,这几天也累了,回去休息吧。明天早点来军部,有个重要的会议你必须到场!”
    李玉山心中一喜,这次终于能参加到核心会议了,他终于取得渡边的信任了。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走出了军部,李玉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终于成功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