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重生后我母凭子贵上位了

第四十六章 配合默契

重生后我母凭子贵上位了 夜妆 Jun 23, 2022 7:24:22 PM
    慕长云眉头一皱,觉得事情恐怕不简单,正要开口,厉萧却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带着警告。
    慕长云到嘴边的话,便又默默吞了下去。
    “怎么是你?你做了什么?”有人问着。
    “夫人昏迷不醒之事,府中应该都已经知晓了,是我下的毒。”
    “什……”慕长云太过惊愕,忍不住出声,却被厉萧直接捂住了嘴。
    “什么?”另一道声音几乎和慕长云同时问出,声音中带着惊愕和难以置信,倒是正好将这边的动静给遮盖住了。
    “是我给夫人下的毒,让夫人昏迷不醒的,我来领赏。”
    柳姨娘派遣在那里守着的丫鬟似乎也有些不敢做主,只连忙道:“等着,我去叫柳姨娘。”
    柳姨娘听了丫鬟禀报,很快就来了。
    “你说是你下的毒,有什么证据?你是如何下的毒?夫人昨日一早就已经中了毒,既然是你下的毒,是为了来我这里讨赏,你为何今日才来?”
    “有证据。”轻雪从袖中取出一个用油皮纸包裹了好几层的东西,递给了柳姨娘:“这就是奴婢给夫人下的毒,此药无味,奴婢是趁着大小姐与夫人用膳的时候,将这粉末放入了夫人的饭中。”
    “此药服下之后,要过四五个时辰才会发作,所以,夫人晚饭时候服下,昨日夜里才发作。”
    “昨日因为夫人中毒之事,宁栖院中十分忙碌,奴婢害怕被人怀疑,所以并未离开,刚才大小姐被老爷叫走,后来老爷带着御医过来给夫人诊治,奴婢才借口去大小姐身边服侍,趁着这机会来讨赏。”
    柳姨娘将那油皮纸拆了开,果然瞧见里面包裹着一些白色的粉末。
    柳姨娘放在鼻尖嗅了嗅,有三分信了:“你胆子倒是不小,就不怕被发现?我记得你是刚刚到慕卿歌身边侍候的,你为何要这么做?”
    轻雪咬了咬唇:“奴婢原本在管家那里做事,还算轻松自在。管家也答应过奴婢,等过两年,就将奴婢放出府嫁人。可是突然又被安排到了大小姐身边,做了贴身丫鬟之后,放出府就遥遥无期了。”
    “大小姐最近和宁王爷走得近,奴婢实在是担心,大小姐可能会嫁给宁王,宁王是什么情况姨娘应该是知道的,奴婢害怕。”
    “所以奴婢便想着,不如铤而走险,来姨娘这里讨个赏,等我拿到了赏赐,就直接逃出府,到时候找个偏僻一点的地方,花钱买个寻常民籍,去掉奴籍,便可过寻常日子。”
    柳姨娘看着手中的东西,突然笑了起来:“有趣啊,沈微澜那贱人,应该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竟然会栽在了一个小小丫鬟手里吧?”
    “哈哈哈,好极了。”柳姨娘说着,将那油纸包着的毒药递还给了轻雪:“这东西你拿着,毒是你下的,可不能够连累了我。”
    说完,却又从袖中取出了一张银票:“给,这是五千两的银票,你什么时候准备出府,我叫人给你安排。出府之后,你随便找个钱庄兑些银子离开皇城就是。”
    轻雪咬了咬唇:“奴婢想今夜就离开。”
    “可以,今夜丑时,你直接到府中下人采买进出的那小门候着,我叫人送你出府。”
    “是,多谢姨娘。”
    轻雪话音刚落,那竹林中却突然响起了拍手的声音。
    “谁?”
    柳姨娘下意识地怒斥了一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就瞧见宁王和慕长云从竹林中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慕卿歌。
    慕长云的脸色十分难看。
    柳姨娘浑身一僵,心顿时坠了下去,只急忙转身就要走。
    “走什么?刚才我们可是听了个全程,你现在走,也无济于事。”
    柳姨娘满脸慌张,怎么会这样?
    慕长云不是在宁栖院给沈微澜看诊吗?慕卿歌和宁王不是在府中闲逛吗?
    柳姨娘心思转得飞快,只慌忙道:“老爷,这个丫鬟下毒要害夫人,还莫名其妙跑到我这里来讨赏,我是想要暂时先稳住她,等到时候将她直接抓起来,她身上还带着毒药,人证物证俱全……”
    轻雪却只笑了笑,转身走到慕卿歌身边站定:“大小姐,这是柳姨娘给奴婢的银票。”
    轻雪说完,又拿出那油纸包,从里面沾了一些白色粉末,放在了嘴里:“这压根就不是什么毒药,只是寻常的糯米粉罢了。”
    慕卿歌接过:“五千两银子,柳姨娘出手还真是大方啊。”
    慕长云看了看柳姨娘,又转过头看向了慕卿歌,眼中难得的有些茫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却是宁王回答了他的问题:“这一切,还得要从慕尚书身边这个丫鬟说起了。”
    慕卿歌轻轻颔首:“先前我去爹爹那里,爹爹见我没有用早饭,让我将弟弟交给你身边的这个丫鬟代为照顾。后来宁王爷来了,我带宁王爷逛府中花园的时候,却突然听见附近响起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
    “现在慕府之中,只有弟弟一个婴孩,宁王爷的侍卫见我脸色不对,便循着哭声找了过去,就见着这个丫鬟抱着弟弟,鬼鬼祟祟地走在花园外面的竹林长廊中。”
    “我询问之下,这丫鬟说是因为弟弟哭了,她觉得是弟弟饿了,所以要带弟弟去找乳娘。”
    “我并未多想,可是宁王爷却指出了这丫鬟身上几处不对劲的地方,说这丫鬟鬼鬼祟祟,见我们在花园中,却还专门避开着我们走,定有蹊跷。”
    宁王听慕卿歌这么说,眼中划过一抹兴味:“对,就像大小姐说的那样,本王心生怀疑,决定插手管一管这件事情,想要将这丫鬟带去严刑拷问。”
    “这丫鬟一急之下,才道出实情。”
    那丫鬟闻言,忙不迭地跪了下来:“奴婢是想要带着小公子来给柳姨娘,向柳姨娘讨赏的。”
    慕卿歌颔首:“她还说,自打柳姨娘接管府中内务之后没多久,柳姨娘就定下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要有下人算计陷害欺辱了我和娘亲,就可以从柳姨娘这里,视情况得到不菲的赏赐。”
    宁王勾了勾嘴角:“慕小姐本是想要来找柳姨娘对峙,但本王觉得无凭无据的,光凭着这丫鬟的片面之词,对峙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于是本王就给慕小姐出了个主意,让慕小姐派遣身边丫鬟来钓鱼。”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