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宫斗宅斗 驭兽小魔妃,禁欲皇叔破戒了

206.相公,我没事的

驭兽小魔妃,禁欲皇叔破戒了 醉九步 Jun 23, 2022 7:24:25 PM
    小胖子也附和道:“说不定凤幽师妹的炼丹技术很厉害呢!”
    杜祁突然想到了之前那温热的炼丹炉,以及那颗仿佛莫名其妙出现的神品丹药,皱了皱眉,“一定很厉害。”
    夜南音有些诧异,其实被叫习惯了废物,也就那么回事了。
    倒是这三位师兄一脸信任她的表情,就好像知道了她的底细了似的,搞得她有那么点为难。
    冥绝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他直接动手了。
    木系魂力像枷锁一般遏制住了木元的喉咙,沉声问道:“请问师尊,我未婚妻的二星天赋是不能炼丹吗?”
    木元本想恼怒的,但看了一眼他胸前的天赋星级,顿时就怂了,这么强的天赋星级,跑来炼丹是不是浪费了啊!
    “你……先放开本尊。”木元艰难的挣扎了两下,“怎么?你一个新弟子还想欺师不成?”
    这么大个帽子扣下来,就不能低调了啊!
    夜南音轻轻的拽了下冥绝的衣袖,柔声道:“相公,我没事的。”
    这一声相公,差点没把冥绝的魂叫没了,他僵硬的歪头看她,“嗯?”
    “不可以对师尊不礼貌。”她朝着冥绝眨了下眼睛,又重重的叫了一声,“相公!”
    那又软又温柔的声音掠过耳畔,仿佛牵动了心玄间最绚丽的色彩。
    冥绝深吸了口气,硬是收回了自己的魂力,面无表情的撇过脑袋去,“嗯。”
    “抱歉啊,师尊,我相公这个人比较强,不太喜欢别人欺负我,还请见谅。”夜南音很好脾气的道歉,温温和和的一脸好欺负的样子。
    “哼!”木元冷哼了一声,“目无尊长,该罚,炼制十颗神品丹药出来。”
    木元认为,冥绝的星级天赋强,炼丹方面也一定很厉害,正好趁机压制他一番。
    “练不出来,你必须当众跪下给本尊道歉。”
    夜南音垂着的眼眸微微一暗,“那如果炼制出来了,师尊是不是也要跪下给我道歉啊!”
    “毕竟,可是您先出口侮辱弟子的!”
    让绝哥跪下给他道歉?他也配!
    木元犹豫了,毕竟他摸不准这位新弟子的炼丹实力,万一是个王者,他的老脸往哪放。
    “当然了,炼丹这种小事,不用我相公亲自出手的,我替他炼,练不出来,我们两个人给您下跪赔不是。”
    因为她声音太过柔和了,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正好也让您看看,我这位二星弟子的炼丹天赋。”
    一听是她要炼丹,木元打心底里的放心,一个从低级领域上开的二星天赋弟子,还能练出花来吗?
    从他那不屑的表情,到傲慢的神色,夜南音得出一个结论,在这个领域,最看重的还是弟子的天赋星级。
    特别是在这第一学院,这种有色的眼光最明显。
    然而,这天赋星级,仅仅代表的是魂修天赋,而不能代表其他方面的天赋。
    谢云恒三人已经傻眼了,那可是十颗神品丹药啊,凤幽师妹是疯了吗?
    “很好!本尊给你三天时间,如果炼制不出来……”
    “不用。”夜南音打断了他,慢悠悠的走到了桌案后,温柔的看了他一眼,“半个时辰。”
    “……”木元好像从那温柔的目光中看见了无数利刃,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谢云恒三人更是脸色古怪的看着夜南音,嘴巴长得老大,久久闭不上了。
    凤幽师妹……好飒!
    但十颗神品丹药啊,半个时辰?她真不是在开玩笑吗?
    “我看了一下,这里只有炼制神品补魂丹的药材,就炼制十颗神品补魂丹,师尊有意见吗?”她白皙的手轻轻挑弄着药材,不急也不燥。
    “没……没意见。”木元总觉得她是在故作淡定,他看了一眼正在给夜南音挑选药材的冥绝,“炼制的时候,你相公不准靠近。”
    半个时辰?她以为神品丹药是糖吗?一捏就一颗那种?
    别以为他看不出来,她肯定是想借助自己相公的手舞弊。
    冥绝慢悠悠的一个抬眼,眼中的冷光惊得木元一哆嗦,木院长这是给他个弟子吗?
    这根本就是送来个不好惹的爷儿啊!
    然而,冥绝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放下了手中的药材,纵身一跃,跳上了身后的屋顶,问道:“这个距离可行?”
    木元抬头看去,就见那冷飕飕的目光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宛若一个睥睨天下的王者,让人心生畏惧。
    木元没敢出声,算是默认了这个距离,他都上屋顶了,还能帮上什么忙?
    这边的动静早就吸引了魂修弟子们的注意,一些弟子甚至大胆的凑过来看热闹。
    “听说要半个时辰炼制十颗神品补魂丹,我没听错吧?”
    “一个二星弟子,也敢这么大言不惭吗?”
    “据说是为自己相公出头,看见没,房顶那位,也是新来的,真搞不懂,他那么高的星级天赋,为什么要跟炼丹师混在一起。”
    “二星弟子为七十星弟子出头?不是来搞笑的吗?”
    “……”
    月九离修炼完也被这里的喧嚣所吸引,看了看炼丹的夜南音,又看了看房顶那冷着脸的陌生男人,她愣了一下。
    这人……绝对是九幽王。
    他们两个在搞什么?不是想低调吗?怎么比她这个百星弟子还引人注目?
    炼丹是月九离没涉足过的领域,她不清楚炼制一颗神品丹药需要多久时间,但夜南音说了半个时辰,她应该就能做到。
    这些看不起二星弟子的人,才是来搞笑的!
    夜南音站在桌案旁,无视着周围所有人的目光,慢条斯理的挑拣着药材,仿佛周身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似的。
    木元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生怕一个盯不住,她玩什么把戏似的。
    夜南音看了眼天色,终于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最普通的炼丹炉,掌心燃起一簇灵力火苗,随之将挑拣好的药材扔了进去,药香味儿几乎是转瞬间就传出来的。
    随之就见她迅速从炼丹炉中拿出一颗金光闪闪的丹药,随之又炼第二颗……第三颗……
    空气仿佛在那么一瞬间凝固了一般,只剩下若有若无的抽气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